新片資訊:【禪,無所不在】/體現日本一代禪師澤木興道哲學

禪這東西,一點屁用也沒有
坐禪不是功夫,是無所得、無所求。
為了坐禪而去吃,為了坐禪而去睡。吃和睡也是坐禪的一部分。
所謂無欲就是坐禪。當下、當下、當下、一生就是當下的連續。

靜心,盤腿,兩手圜結置於腿上,挺直脊背,端正姿勢,心無雜念回歸自然。日本兵庫縣,樹木蒼翠的深山中,長長的石階盡頭便是安泰寺,不同於其他日本佛寺,安泰寺歡迎男男女女的修行者,無分性別。這裡過半的修行者是來自歐洲的外國人,住持是來自柏林的德國人,法號「無方」。安泰寺是參的地方,修行者在這裡耕田勞作完全自給自足,修行就在砍柴生火、插秧收割當中學習。在這裡,每個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無論是在勞動或是在坐禪的時候,吃飯或是上廁所的時候,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禪的表現與實踐。這裡有出家的僧人、也有從未與禪接觸過的人。到了這裡,大家都是修行者。這種生活方式是最純粹、最原始的—禪的表現。安泰寺深受日本一代禪師澤木興道的影響,澤木禪師說:「當你只是坐禪的時候就是佛。」這難道不是你所能想像的最完美的人生嗎?

關於電影

德、瑞士、日本通力合作,體現日本一代禪師澤木興道的哲學

2013年11月至2014年5月從秋天到春天,德國導演韋納潘索與瑞士女星莎賓娜蒂莫提歐,跨海來到日本兵庫縣遠近馳名的安泰寺,與日本影像工作者茂木綾子合作,進行一場文化思想之旅,並同時用鏡頭記錄下在這深山禪寺中的沉靜力量。在日本兵庫縣遠近馳名的安泰寺,現在由一名來自柏林的無方和尚管理,這裡像是一塊給予勞碌旅人心靈寄託的綠洲,安泰寺的大門也永遠為所有渴望平靜、有心修行的人敞開,不問年齡、性別、職業、信仰、經歷、國籍、種族,來到這裡大家都是修行者,生活全部一視同仁。在這裡有出家的僧人、有遠從海外慕名而來的修練者,也有從未與禪接觸過的人。

安泰寺的生活重點就是修行,而修行的中心則是坐禪,除此以外,生活的主要内容是勞動。當冬季大雪封門没有戶外勞動的時候,研究和學習就是重點。安泰寺承襲日本澤木興道禪師的精神,主張「只管打坐的修行」,強調人生在世的每一個當下都是修行。導演韋納潘索表示,自己深受安泰寺有別於現代社會的自給自足生活模式,和活在當下的精神啟發,「早在我27歲時便想拍一部和禪修相關的電影,但是當時一直沒有想到該如何將這深奧的哲學轉換成影像,直到2005年我第一次來到安泰寺,這裡的生活方式啟發了我,讓我決心要拍成這部作品。」韋納潘索的鏡頭不僅揭開安泰寺的神秘面紗,也將其內涵真實地呈現在世俗面前。

無方和尚 Muhō Noelke

1968年生於德國柏林,日本安泰寺德國人住持內爾克無方,16歲時經一名高中老師介紹而與寺廟結緣,開始學習坐禪,從此便將成為僧侶當作人生志業。他高中畢業後便出家,然後帶著僧人的身份進入柏林大學就讀,主修日文和日本文化、哲學。在學期間也花了一年時間到日本京都大學交換,在那邊首次認識安泰寺。22歲那年,他隻身來到安泰寺修行了半年。25歲大學畢業後,便飄洋過海來到日本潛心學佛,2002年再次回到安泰寺,成為日本第一位外籍住持。現在,他身為安泰寺第九代人堂頭(禪寺的住持稱為人堂頭),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和翻譯。他在德國出版過自己的著作,也不時將一些經文翻譯成德文出版。

「坐禪雖然看似一點用也沒有,但如果我們將生活試想成一個車輪,假如家庭、社會、工作、朋友等人生中所有重要的一切都要被這個車輪支撐起,那麼要讓這個車輪順利轉動,最重要的是什麼呢?那就是不動的“軸”。平常軸或許看起來沒什麼作用,但也正因為有穩定不動的車軸,車輪才能順利地運轉。而我們生活中的軸就是坐禪。」~無方和尚

莎賓娜.蒂莫提歐 Sabine Timoteo

1975年3月25日生於瑞士首都柏恩,曾在瑞士芭蕾職業學校接受舞蹈訓練。2000年擔綱演出【愛情,金錢,愛情】(Love, Money, Love)女主角,一舉囊獲盧卡諾影展與瑞士影展雙影后大獎。其他較具代表性的作品除了【縱慾】外,還有2014年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得主【蜂蜜之夏】等片。從影超過20年的莎賓娜在韋納潘索導演的鏡頭近距離地記錄下,褪去影后華麗外衣,在安泰寺過起反璞歸真的生活。她每日與其他來自世界各地的修行者一起坐禪、勞動、讀書,閒暇時和導演玩音樂、和當地僧人暢談。導演表示,在此之前莎賓娜對於「禪學」毫無認識,就像一張白紙,從日式生活到坐禪,一切都是全新的體驗。也由於莎賓娜本身有芭蕾舞底子,因此對於如何調整自己的身體狀態非常熟悉,憑著與生俱來的修養和開闊的胸襟,很快地適應並融入安泰寺的生活。

「修行就是在重複不斷的“做”,每天不斷地做同一件事,即使步驟都一樣,但你每次做之前會開始想“如何”去做,自身會開始改變,如果你在這裡的時間夠久,會看到自己跟一開始有很大的變化。至於我,現在所累積的時間還不夠,充其量只能算是個過路的旅人。」~莎賓娜.蒂莫提歐

關於導演

韋納潘索 Werner Penzel

1950年生於德國科隆,1960年正值少年的韋納開始醉心於音樂和文學,玩樂團和寫詩成了他最大的興趣,作品也曾見刊於當地獨立刊物,後來無意間開始接觸影像藝術,便開始對影像創作產生莫大的興趣。1970年代於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劇團工作,一段時間後回到德國,於慕尼黑電影學院接受電影正規教育,之後開始走訪世界各地,足跡踏遍中南美洲、北非、印度、美國和日本,其中他花了最多時間在日本的禪寺修行。1987年他和長期合作的夥伴尼可拉斯亨伯特創立了公司「CineNomad」,並於1995年開始開班授課,於慕尼黑、柏林、蘇黎士、日內瓦、盧卡諾、洛桑等地教授電影藝術。2005年首次造訪安泰寺,深受其獨特文化吸引,2009年移居日本淡路島,和日本合作夥伴茂木綾子繼續致力於電影工作,以及音樂和藝術的創作,並做了一系列日本文化及人文研究計畫,包括兩人合作的另一部作品《幸福,每一天》,紀錄日本鹿兒島身心障礙者的居所「SHOBU學園」,透過四年貼身紀錄的日常來反映現代社會的景象。

 

「我並不是要拍一部“關於”安泰寺的電影,像個旁觀者看著美麗的風景、緩步的僧人、精巧的廟宇建築;我們要紀錄的是在此地身在其中一起修行的過程,所以這是一部“在”安泰寺之中的電影。」~韋納潘索 導演

關於澤木興道

澤木興道於1880年出生於日本三重縣津市新東町。16歲那年,他揹著3公斤的米,提著一個小田原提燈,一路上嚼著生米,走了四天四夜來到了越前的永平寺。經歷了各種考驗,終於在天草宗心寺正式成為僧人,他被宗心寺方丈澤木興法老師起名為興道。55歲的澤木興道被聘任為駒澤大學教授,同年他成為大本山總持寺後堂,從此展開其最為重要的弘道時期。在那個時期,澤木興道將「禪」完全聚焦於道元禪師所認可的「只管打坐的修行」。因為他從來沒有居住在自己的寺廟,也沒有寫過任何書籍,人們稱他為「無家的興道」。1963年他的腳力不佳,不得不放棄行走,退隱在安泰寺直到1965年過世,享年85歲,最後遺言:「將遺體捐獻予國立京都大學醫學部學生作解剖用。不發訃聞,不辦告別式。思念我時,坐禪便是最好的悼念。」完整體現其「生死本自然」的精神。

禪,無所不在
Zen for Nothing

 坐禪有什麼用?一點用都沒有。

~德、瑞士、日本通力合作,體現日本一代禪師澤木興道的哲學~

「當你只是坐禪的時候就是佛。」

                                  ~澤木興道禪師

6/22 四季皆禪

資料來源:天馬行空


大家對網站文章上的一個讚、+1及轉分享,都是對我們的最好的鼓勵及繼續下去的原動力,請大家不要吝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