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結果出爐,比利時攝影師 Max Pinckers 獲獎

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LOBA)為國際上享有盛名的攝影賽事之一,2018 年度最終獲獎者已塵埃落定。利時攝影師 Max Pinckers 的系列作品「Red Ink」征服了 5位專業評審團,榮獲本屆徠卡「奧斯卡·巴納克獎」。

此外,為了鼓勵 25歲以下極具潛力的專業攝影師而設立的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新人獎」,則由來自俄羅斯的攝影師Mary Gelman以作品「Svetlana」奪得該獎項。


▲ 2018 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得主 Max Pincker

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得主Max Pinckers 的「Red Ink」系列作品,是在嚴格的監控管制下,以一位旁觀者的姿態拍攝完成的。

▲ 攝影獎得主 Max Pincker 作品 Red Ink

2017年8月,在美國和北韓兩國之間的衝突達到最高點時期,Max Pinckers 陪同記者 Evan Osnos 奔赴北韓為週刊「The New Yorker」執行為期四天的採訪任務。


▲ 攝影獎得主 Max Pincker 作品 Red Ink

時至今日,北韓仍然是一個高度集權統治的未開放國家。儘管大眾認為政權已經開始允許更多的攝影師進入這個國家,但事實上,幾乎是不可能在無人監控管制下自由拍攝。

▲ 攝影獎得主 Max Pincker 作品 Red Ink

一開始,Max Pinckers並未想到他能夠記錄下在政權屏障後正在發生的日常生活。他反而像在拍攝廣告片或宣傳片時那樣大膽地運用閃光燈來強調當下的情形。


▲ 新人獎得主 Mary Gelman 作品 Svetlana

新人獎得主 Mary Gelman 以極具個人風格的攝影作品「Svetlana」紀錄位於聖彼德堡東部 150公里處的避難所 Svetlana 村,該村落在將近兩年的時間裡被作為人類學坎普希爾運動(Camphill Movement)的一部分。偏見和歧視並未觸及到這個治療避難所,在這裡有特殊需要的人或殘疾人都可以自主地生活和工作。


▲ 新人獎得主 Mary Gelman

根據Mary Gelman表示,一開始居民對她和她的相機表現得異常興奮。一段時間後,他們逐漸習慣了她,並且把她當作一個常駐的客人,她的存在幾乎可以被忽略。


▲ 新人獎得主 Mary Gelman 作品 Svetlana

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這位年輕的攝影師開始了美好的時光。Mary Gelman的攝影作品中強調尊重、開放和坦誠,學會感受和接受不同個體的個人界限。對她來說拍攝中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冷靜和從容。


▲ 新人獎得主 Mary Gelman 作品 Svetlana

徠卡藝廊全球藝術總監兼首席代表 Karin Rehn-Kaufmann 女士說:「我謹代表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的評審團,恭喜今年的獲獎者 Max Pinckers 和 Mary Gelman。在他們的攝影作品中,都以極其深刻的人道主義視角審視以人為中心的社會元素。這些來自110個不同國家,約2,500名參賽作品的多樣性和卓越品質,令評審團所有成員印象深刻。這些參賽作品清晰地表現了本次大賽的主題『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該主題自1979年第一次提出以來,一直是LOBA的大賽主旨,直到今天依舊有效和重要。」

延伸閱讀:

2018 Sony α 系列 Instagram 人像攝影大賞,台灣得獎名單公佈!

旅遊攝影師 Austin Mann 分享一系列 iPhone XS 拍攝照片

Sony 2018 RX IG 攝影大賞,台灣得獎名單公開

2018《IPPA WARDS》iPhone 攝影獎出爐,庫克用 Twitter 向得獎者祝賀

柏林影展大導演表示:用智慧手機所拍出的照片,並非「真正的攝影技術」

英國廣告標準局 (ASA) 裁定 iPhone X 相機擁有「攝影棚等級效果」並非不實廣告

圖片及資料來源:徠卡相機


大家對網站文章上的一個讚、+1及轉分享,都是對我們的最好的鼓勵及繼續下去的原動力,請大家不要吝嗇。